卖得很贵

2020-06-26 14:10

“现在只有一家能卖豆腐,卖得很贵,短时间内价格下不来,老百姓接受不了怎么办?”面对这个问题,该工作人员表示,“不能因为价钱问题就不考虑食品的安全问题”,目前整改正在进行中,也不能确定什么时候可以结束。

记者多次走访市区各菜市场后发现,豆腐批发价从1块5涨到2块、零售价从2块左右涨到3块到3块5。

“现在买豆腐很贵不说,还不能还价,小贩们的服务态度也没以前好了。”采访中,市民们纷纷对记者抱怨道,以前买豆腐可以讨价还价,现在不仅不能还价,还经常遇到小贩们的冷眼,“不还价,反正很快就卖出去了”和“别问那么多,不买拉倒”之类的话听起来很刺耳。

“就从这一周开始,突然就只能买到这一种豆腐。”一位正在买菜的大娘对记者抱怨道,以前卖豆芽的摊位都可以买到豆腐,现在只能在固定的摊位才能买到。

记者发现,各菜市场都只有一家摊位卖豆腐,而且都是“虢都坊”豆腐。豆腐供应量明显不足。“这几天豆腐卖得特别快,不早点买可能就买不到了。”在黄河东路的一家富达超市,销售人员指着仅剩的半块豆腐对记者说。

最近几天,在早上和中午市民买菜高峰期,记者走访三门峡市区植物园菜市场、永兴街市场等五个菜市场以及富达、千禧等各大超市了解情况。

“价格上涨,卖得也少,豆腐突然就成了‘紧俏品’。”市民伊女士对记者说,豆腐价格上涨还可以接受,毕竟食品安全很重要,但是市场上豆腐太少,最近几天都买不到豆腐,这种情况让人很苦恼,“如果豆腐垄断的状况一直持续下去,不知道还会带来哪些问题,让人担心。”

在三门峡市的一些qq群、论坛等网上,“买豆腐难”也成为关注的热点话题。“我们地球人已经吃不起豆腐了,你们火星是个啥情况?”之类的自嘲出现在网上,网友们纷纷猜测产生这种状况的原因,一时间,“虢都坊关系很硬啊”等都出来了。

随后记者来到虢国路农贸市场,整个市场也只有一家“虢都坊”摊位有卖豆腐,店铺老板乐呵呵地忙碌着,“这几天,只有我这一家可以卖豆腐。”

“其他小作坊豆腐不合格,上面不让卖了。”采访中,多家零售商贩对记者说,因为前段时间三门峡出现的“毒豆芽被查获”事件,最近相关政府部门正在联合行动,为保证食品安全,取缔了一些生产豆腐的小作坊,商贩们现在只能批发“虢都坊”豆腐来卖。

“加强食品安全的做法,我们举双手赞成,但不是这个弄法。”采访中,市民大多表示,豆腐属于消费量很大的食品,大多是由小作坊做的,只由一家来生产显然不现实,建议相关部门尽快采取措施,解决此难题。

只有一家卖豆腐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三门峡市几乎每个家庭的生活,这个问题出现的深层次原因在哪?有无更好的解决处理办法?记者联系到了河南大学哲学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庞洪铸。

而一家企业单位的食堂采购人员告诉记者,为了控制成本,他们短期内不会采购豆腐,“职工们都很爱吃豆腐,但是没办法,现在豆腐太贵了。”

对此,郊区一家小作坊老板向记者抱怨,他们生产的豆腐并没有哪个单位检验说不合格,但是现在也不让卖了,这种“一刀切”的做法,让他们很恼火。

“豆腐突然涨了这么多,真是让人接受不了。”一家饭店老板告诉记者,他家饭店豆腐需求量很大,这次豆腐突然涨价,而饭店为留住顾客也不便同时涨价,实在是很为难。“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涨下去?”

7月18日早上6时许,记者来到市区最大的农贸批发市场——位于陕源北路东侧的文化宫菜市场(原和平市场),久久找不到豆腐摊位,以前随处可见的豆腐摊像突然蒸发了。“豆腐现在不是谁都可以卖的,你往市场里面走,有一家搞豆腐批发的。”在一位商贩的指引下,记者又走了大约200米,拐了三个弯后,找到了一家“虢都坊”豆腐批发摊位。10平方米左右的一个摊位,铺面上挂着“虢都坊——鲜动健康生活”的广告语招牌,前来购买豆腐的人络绎不绝。

“有些豆腐的生产单位不合格,卫生等条件不符合要求,被我们查出后责令整改。”记者联系到了三门峡食品药品监管局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现在他们正联合工商、质检等部门一起整改生产豆腐的小作坊,等小作坊的生产条件上去了,还可以继续做豆腐。

“取缔是最简单,却也是最无效的一种处理方法”,对于政府部门应该如何更加合理地行使职能,庞教授说,市场可以处理的应该交给市场来做,政府部门应该加强服务意识,多为民着想,考虑到行使职权过程中是否会造成不好的影响。另外,应做好产前监管和销售中的监管工作,而不是在出事后“粗暴”地从取消生产环节来解决问题,“这样可能短时期内达到了既定目标,但会出现更多问题,比如造成垄断、价格飞涨、消费需求矛盾出现等一系列难以解决的问题。”

“这个情况,不管相关部门是有意还是无意,客观事实上,已经造成了市场的垄断,属于政府部门对市场的监管过度。”庞教授告诉记者,出现食品安全问题,相关政府部门迅速行动来实施监管职能,出发点是好的,值得肯定,但是不能“矫枉过正”。取缔小作坊并不能实际解决“食品安全”问题,这种“一刀切”的做法属于计划经济时期的做法,跟现在要求的转变政府部门职能是相悖的。